必威

北派山水


趙老師:18606291197

必威黃老師:13673269801

新北派山水
您當前的位置 : 首 頁 > 美術資訊 > 學術研究

師恩釗談重振北派山水 ——搜狐記者采訪師恩釗記錄摘要

2019-10-22

搜:您作為新北派山水畫的領軍人物,能否給我們介紹一下北派山水形成的過程和北派山水的特點。

師:首先談一談北派山水吧。在中國美術史上,五代北宋時期形成了北方山水畫派。北方山水畫派現在公認的鼻祖是荊浩。荊浩生活在五代時期,他在太行山的安陽大峽谷一帶隱居了很多年,他在大山里面經過考察、體會、寫生,對太行山的自然風貌和雄偉氣勢了然于胸。他的一幅傳世作品《匡廬圖》是中國美術史上的名畫,經考證,這個作品的題目是后人加上的,他畫的并不是廬山,而是從太行山中寫生提煉出來的一幅作品,這幅作品中所畫山形和山石的特征都有太行山里的原型。在荊浩之后有關仝、李成、范寬、郭熙等追隨他的風格,各有不朽的名作,之后歷代許多山水畫家也都秉承他們的畫風,今天的美術院校都把他們的畫作為范本,這就是美術史上有名的北方山水畫派。

北派山水的特點,首先主張“師造化”, 山水畫作品要從大自然中體察采風而來,并且要用畫筆把自然中的“真境”表現出來。在荊浩的畫論著作《筆法記》和郭熙的《林泉高致》里,不光有繪畫創作的實踐總結還有精辟的藝術理論,這兩部著作都是北方山水畫派理論的經典。在《筆法記》里邊提到“度物象而取其真”,從自然中來但比自然還要美,到達“真”的境界。在中國古代文化中尤其注重天地融合這種大道精神,這是一種內在的美,這種美更加宏闊、更加壯偉,一種天地之間的博大精美,這就是北派山水的主體精神。

北派山水畫的表現形式來源于自然、注重表現自然美,與后來的南派山水或是文人畫一些觀念有所不同。文人畫的思想主體是“自我關照”,即以自然景觀作為媒介而描繪的是自己,表現自我的精神狀態和思想情緒。而北派山水則是用畫來充分地展現自然的美,在作畫的過程中把自己的精神狀態和思想情緒融匯到作品里,這是一種對自然的關照。

北方山水畫派的三百年,是在中國美術史上輝煌的三百年,在北宋時期幾乎都是北方山水的這一種風格流派。 到了南宋以后,由于朝廷遷移到杭州,文化中心也隨之南移,山水畫的題材逐漸轉為以南方的景觀為主,南派山水畫繼而興盛起來,后來隨著文人畫的興起和發展,北派山水漸漸被冷落下來。北方山水畫派隨后就再沒有重新振興過,曾經輝煌一時的北派山水成了中國美術史的一個盲點。

必威我想強調一點的是,南派北派山水也并不單純是以地域來定義劃分的。南派山水主要以表現氣候滋潤植物繁茂的江南風光為主,但我國南方也有許多雄偉的大山,像黃山廬山川西雪山等等,甚至青藏高原世界屋脊也在西南;北方的山總體以石質的雄偉的大山為主,有剛毅壯美的風貌,但也常見柔美秀麗的風光。所以說南派北派山水的區分主要不在地域,而在于主旨理念、風格特點和表現方法。

新北派山水

搜:多年來你一直在做著北派山水的弘揚和推廣工作,是出于什么的考慮?新北派山水必威應當具有什么樣的特色?

必威師:北派山水傾向于描繪全景式的構圖,表現大山大水,以描繪自然景觀之壯美為己任。因為我一直生活在北方,我的生活創作基地也是北方的一些名山大川,主要的名山我幾乎都去過。想當年,多次獨自一個人在山里邊寫生采風,對北國的山水風光,尤其對雄渾厚重的大山,有著深厚的感情。在畫面上表現出一種恢宏博大的氣勢,這是我內心的一種創作欲望,因為它符合自己的審美需求。

我喜歡研究學習北方山水畫派,但一直比較反感復古摹古,我覺得我們應當正確地面對傳統,突破傳統。還是在多年以前,我就認為應當有新的北派山水出現。 我們要把歷史上北派山水的理論和技法很好的傳承下來,變為今天創作的一種營養和精神內涵。今天的北派山水畫和傳統上的北派山水畫在精神上是相通的,在筆墨技法上也是相傳的,但應當以一種新的面貌出現,而且應當具有多種多樣的不同風格。我覺得我們今天這個繁榮強盛的時代,應當有全新面貌的北派山水畫的出現。那么這個時代的畫應當是一個什么面貌呢?不能說某一種面貌的作品就可以代表這個時代了,我們這個偉大的時代需要風格多樣并具有新的審美品味和精神風貌的藝術作品。

搜:中國山水畫發展到今天,您覺得當代新北派山水畫和傳統的北派山水畫有什么不同?

師:新的北派山水畫我認為它應該是百花齊放,風格多樣的。首先它應當是有一種新意,是有所創新的。說到創新,我覺得藝術的創新應該同步于科技創新。世界進步需要人類不斷的開拓創新,創造出新的成果推動社會前進。藝術的創新,也應當隨著社會的發展不斷地呈現。但我并不認為創新是畫家成天苦思冥想,追求與眾不同的特殊的的樣式或符號,別出心裁炮制出來的一種東西。一個有所追求的畫家,他在藝術實踐中在對風格的探尋中有自己的獨立性,自然而然形成了一種面貌,而不是一種牽強附會制造出來的那種所謂的創新。

在藝術創作中,要吸收自己認為可以汲取的的各種營養。在當今這個時代,可以吸收的東西很多,與古人相比,我們的視野開闊了千百倍,今天人們的精神狀態也完全不同。古人說是行萬里路,實際上這個萬里路很少有幾個人走的了,古人也就是在行走中觀察自然,而我們可以周游世界,我們可以在空中俯瞰地球的恢弘,可以在電視上看到世界各地旖麗的風光,可以在電腦網絡上搜尋宇宙中任何一處的景觀,可以參考汲取西洋繪畫,攝影作品,電視畫面,網絡圖片等等,這些都是古代畫家連做夢都看不到的。今天的山水畫家,應當在自己的作品里面展現一種與前人不同的精神風貌。我固然非常推崇歷代的北派山水,也從傳統中學習了許多東西,但是我的畫和傳統山水畫一定要有區別,一眼看去一定要有一種新的面貌,這種面貌是屬于這個時代的。

現在有人問我新北派山水應當是一種什么樣子,我說新的北派山水不應當是某一種風格或樣式,而是在基于北派大山水理念的基礎上,各具特色,風格越多樣越好。山水畫家一是很好地繼承傳統,二是不忘我們的時代責任,專心畫自己的畫,將自己的真情傾注于筆端,畫自己胸中丘壑,這樣才能出現重振北派山水的新的局面。

必威搜:能專門談一談您認為應當如何對待中國畫的傳統嗎?

師:現在時而見到的一些畫,覺得他們好像是對傳統過于固守,不敢從傳統中跳出來,從遠處一看好似古畫,近看又缺乏古人的功力和耐心,這樣的作品就與我們當今這個時代脫節了,根本談不到什么時代感。這樣的仿古摹古其實并不等于重視了傳統。

我覺得今天的山水畫既要很好的繼承傳統,又要有一種新的面貌,這種面貌并不一定具有非常特殊的東西,它應該總體透出一種精神,一種時代信息和當代人的思想面貌,關鍵是畫本身要有一種氣場,由它來迎合這個時代的精神面貌。

我覺得作為藝術家應該有獨立的思考,畫自己的東西不要總是跟著別人跑。前些年畫界對黃賓虹的畫特別推崇,多少山水畫家都學黃賓虹,當時也有人建議我的畫里面是不是也加一些黃賓虹的東西,我卻覺得,黃賓虹的畫并不適合我的審美,而且藝術創作并不需要一種模式。

在這里談一談我的傳統觀。我覺得中國繪畫之所以能在世界藝術之林特立獨行,成為與眾不同的畫種,是中國古人所創造出一種非常獨特的形式,這就是所謂的中國畫。用線條來造型,用筆墨來表現,以一種相對的程式化,把自然中紛亂而復雜的現象用簡練的手法概括出來,形成一種與眾不同的藝術形式。對傳統我們要下苦功夫研究學習,不但要吃透其表現技巧和筆墨功夫,更要理解傳統文化的精神內涵。時代在前進,如果你的藝術沒有進步,就是一種倒退。清朝名家石濤就講過“筆墨當隨時代”,其實他當時的那個時代和歷代也沒有多大的變化,中國幾千年來,從社會政治到人文景觀,從自然景觀到生活服飾等等,其實變化并不大。而是近百十年左右才有了一種大的突變,尤其近幾十年可以說整個換了新顏。今天這個時代的畫家,更應該“筆墨當隨時代”了。我們應當從傳統中學習到東西之后,及時從里面突破出來,不宜陷得太深,否則拔不出來畫的總像是古畫。

我以為學習傳統關鍵是把古人對藝術的感覺和歸納自然的方法學到手。古人是怎樣概括、怎樣提練、怎樣創造出來的這種樣式,古人是如何把精神的東西和物質的東西有機的融合在一起,使中國畫藝術具有獨特的形式和內涵,我們要理解吃透這些東西。比如北派山水就是從自然的景觀中提練出一種真境,這樣一種真境既是生活中自然的景物,也是比生活更高的境界,一種天和地相融、人與自然相融,從而達到精神上的升華。另外也要研習古人的繪畫技巧筆墨技法,學來之后唯我靈活所用,筆墨也要出新,“筆墨當隨時代”。

搜:您怎樣理解生活與創作的關系?您走遍祖國的大江南北,對“文藝作品的來源是生活”應該是深有體會的。能否分享一下您的體會?

師:這些年我舉辦了十幾次的個人畫展,比較大規模的是去年在中國美術館和浙江美術館和舉辦的個人畫展,都是三個展廳、一百幅左右作品。畫展的題目都是“新北派山水展”。我是特別推崇北派山水,總覺得應該有一個北派山水的振興,所以,我的畫展從十幾年前就稱為《新北派山水》。這幾次畫展,基本上都是以大幅為主,一幅是13米長2.5米高的《北國歲月》。中國畫的歷史上,畫四季的畫是常有的,但一般都是分成四幅來畫。在《北國歲月》中,我把春夏秋冬畫在同一幅畫中,這里一個是自然的轉換,一個是時間的轉換。

必威我還有幾個系列的山水畫,一個是《春山系列》(十幅丈二),表現北國山川在春天的多種狀態,比如,《春融》表現雪山在融化,《春風》以春天的云為主體,《春動》表現春天生命的驛動……還有一組八尺的《北國系列》,表現北方的十座大山(燕山、昆侖山、祁連山、華山、太行山、北岳恒山、長白山、泰山等)。這兩個系列各有十幅。近十幾年來,由于出國比較多,我覺得中國畫這種形式,也應該用它來表現世界各地的風光,讓中國畫走向世界,弘揚中華文化藝術。我已擬定好計劃,創作《世界名山系列》,這個系列的畫目前已經創作了洛基山、阿爾卑斯山,乞力馬扎羅、喜馬拉雅山,安第斯山等等。

今天人們視野的開闊是古人無法相比的,這也是新的北派山水和古人的北派山水的不同點。古人畫山水,他們可能在太行山采風,可能在華山采風,可是他們很難觀賞到風貌迥異的各地風光,而今天全中國全世界的風光盡收眼底,傳統的北派山水擴大了眼界,這也是產生新北派山水的因素。

搜:請談一談對習近平主席在文藝座談會的講話的看法,講話對重振北派山水的工作有什么意義?

必威師:習近平主席在前段時間的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我在網上看過以后,覺得習主席講得確實非常好,他在文化藝術方面素養很深,對當前文藝狀況分析的很準確,尤其是強調我們應該有當代的文藝作品,這一點很符合我的想法。我們成立一個北派山水研究機構:北派山水藝術中心。我覺得習主席的講話,正好符合我們很多畫家所提倡的組建北派山水研究機構的宗旨:強調時代感,為當今時代創作新的作品,強調雅俗共賞,讓藝術服務于大眾。

必威“重振北派山水”這個課題,許多畫家和理論家們都很感興趣,認為是一個很好的課題。尤其是中國美協理論委員會主任薜永年教授,明確地提出重振北派山水有兩個方面的意義:一個是社會意義,為祖國江山立傳;二是學術意義,筆墨回歸丘壑。前幾年,我們美術界和理論界有點過于強調筆墨的獨立性,現在應當重新考慮如何用筆墨來表現大自然的美。這些年很多北派山水畫家都是在各自的藝術之路上探索著,畫太行山,畫天山、畫西北東北的景色,很多畫家都在自己的創作領域里,在不知不覺中繼承著北派山水的傳統精神,并在自己的創作道路上探索著。但目前尚沒有對北派山水做一個完全的整合,也缺乏系統地研究和探討北派山水的傳統理論和創新發展。

北派山水藝術中心就是要探討如何讓我們今天的山水畫更具時代感,更符合習主席提出的“藝術是人民的藝術,要讓人民大眾喜聞樂見,藝術要為大眾服務”。如果你的作品自己說得神乎其神,而別人看不懂,或者有意搞怪以丑為美,搞這種脫離觀眾的作品,就不符合習主席所講的精神。所以,作為一個山水畫家,無論你是什么風格,或者傳統多一些,或者現代的東西多一些都可以,但總要讓大家看起來有一種美的感受,也就是要雅俗共賞。  

搜:近些年來,人們都反映藝術市場比較亂,您能不能談一下對當前藝術市場的看法?

師:至于說到美術作品的市場問題,我認為一件藝術作品能否在歷史上流傳下去,是藝術作品水平高低的一個根本的檢驗。一個畫家應該把全部精力放在藝術創作上,而不是要把精力放在市場上,天天考慮怎么樣才能多賣點錢。這些年收藏界也有誤區,這個誤區就在于聽畫而不是看畫,怎么叫聽畫呢?就是我聽到他是一個什么官職、什么地位,包括行政職位和美術職務,就看重于這方面,至于他畫的畫,并不去欣賞和研究,也不管喜歡不喜歡,這樣收藏來的是名頭,而不會是精品。一件藝術作品的價值首先在于它本身的藝術質量,它有沒有一定的內涵,有沒有高超的技藝,有沒有獨樹一幟的風格,這應當是一個歷史的檢驗標準。


近期瀏覽: